熱線電話
在線客服
在線報名
返回頂部

報名熱線:
0311-83986188
0311-83986189

獻給即將畢業的同學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6-06-17 點擊:84
一鍵分享
       又是一年畢業季
     《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》用7.1億元票房開啟了懷緬的金庫,“回不去的”“終將”“匆匆”與“時代”“青春”等名詞隨意組合,打造了賺錢神話。2013年~2015年熱賣的前10部影片中,有4部為小制作的青春偶像電影。同期的美國,過半是漫畫改編的特效大片。

       華茲華斯寫“芳草不再,鮮花黯然”,追憶韶華是人類共通的情感。愿意為這種情懷埋單,也挺正常。只是,當一代人想方設法一遍遍沉浸其中,就值得仔細琢磨。有警惕的聲音說:不愿接受青春的離去,會延續成不想長大的集體撒嬌。這種情緒最近一次爆發是在“六一”兒童節。連支付寶都強行將用戶名后加上了“寶寶”的標簽。而80后、90后流行的招牌自拍動作——鼓嘴瞪眼,也被分析認為,有模仿嬰兒的潛意識表現。“寶寶還是個孩子”的年月,不由得有人發問:我們在迎來巨嬰時代么?

       這種擔心并不陌生。20世紀60年代,美國人擔心“垮掉的一代”不關心糧食與蔬菜。最終,這代人并沒有垮掉,成了支撐社會的中堅。
每一代都有自己的時代情結,那是人生抽芽生長時看見的天空,深植于群體的共同記憶。我的父輩說起“三線”建設淚流滿面,談起綠軍裝會心一笑。屬于我這一代的,則是操場、課本、同桌和高考。

       不怪我們拿自己當孩子,我們或許是被正經當作孩子對待的第一代。波茲曼在《童年的消逝》里說,童年是一個社會概念。在工業不發達、信息口耳相傳的時代,孩子們很小就從事著和成人相同的工作,接受同樣的信息。當印刷發展,社會進步,他們才被賦予受保護受教育的特權。

       1986年《義務教育法》頒布。1991年《未成年人保護法》通過。我們是計劃生育國策下的獨生子女一代,忍受孤獨,備受呵護,專心成長不再是待遇,而是一項任務。那么,青春真的如我們懷念中那般好么?

我的中學時代非常普通——我知道,這是青春片女主人公常見的片頭自白。但她們由楊冪、劉詩詩們扮演,還會上演摘掉牙套和眼鏡就華麗變身的戲碼。我那會兒有點胖,經常臉上冒痘痘,不化妝因而沒有眉毛,寬大的校服毫無辨識度,每天糟心著在年級排名的起落。沒機會談戀愛。
是什么給那些慘綠的年華磨皮、打光,宛如經過了“美圖秀秀”?
我畢業后留在了北京,很清楚家鄉那個小縣城已經裝不下自己的未來。但當擠下地鐵回到蝸居的夜晚,靠墻根兒坐下,脫下高跟鞋揉著腳趾的時候,媽媽做的雞蛋餃、童年房間的小窗有著幾乎催淚的魅力。
       懷鄉病啊,就是又要出走,又擔心遠方不如家鄉。懷緬青春,則是這一整代人的懷鄉病。為什么而擔心?

       畢業季又來了,就業形勢并不比往年好,年年都是挑戰。經濟在轉型,我們站在裂變的巨大斷口。遠去的時光里,我們是一個集體的一部分,有一個堅定的目標,有穿著一樣衣服的朋友,連競爭和攀比的標準都純粹簡單,殘酷也不過來自成長的骨骼撕扯。新的認同在哪里找尋?如果一代人的情感只流向逝去的時光,這并沒有什么不對,但多少是不完整的。

       青春之后,明明還有大把的好時光啊。從前受人呵護是幸福,如今財務獨立也是快樂;傾盡青春的歡笑淚水難得,點到為止、彼此尊重的情誼也珍貴;在工作崗位上找尋自己的價值,會比考試更有挑戰性。在轉變的道路上,最接近成人式的似乎是高考了,一頭是埋首書海,另一頭是不固定的教室、不做保姆的老師和完全自主的時間。從這一刻,我們開始學習:純粹是好的,可不能因此拒絕復雜。但是,即使是升學,也不過是從一個溫室到另一個溫室的飛躍。影視作品中,我們常見早熟的少年、還童的長者,和深陷家庭漩渦的中年人,成人生活的描寫是模糊的。在已有的文化經驗中,教導我們做好一個成人的,竟非常罕見。

       更糟糕的是,我們缺乏與成年相匹配的公共生活。社會學家杜威設想了這樣一個公共場:有理性思辨能力的成人能暢所欲言,讓真理在謬誤中勝出。但那似乎太理想了。如今,我們討論公共事務的場所不過是微博與朋友圈。那里天然拒絕復雜。140字以外的內容被折疊,更抓眼球的極端發言比嚴謹的長篇大論更容易傳播,點贊讓支持的成本一降再降,更多出于禮貌而并非出自觀點……嚴肅的公共生活呢?

       我們無法再緊緊依賴一個小集體的熱量取暖,但本可以獲得更廣大的生活。青春不再,可喜可賀。在《老友記》開頭,富家乖乖女瑞秋終于決定離開被安排好的婚姻,切斷父母的經濟資助,開始了作為成年人的新生活。朋友張開雙臂擁抱她:“歡迎來到真實世界,它很糟,但你會愛上它的。”

上一條:新生興趣課紀實

下一條:2016夏季期末考試到了

夜鲁鲁鲁夜夜综合视频,国产专区亚洲欧美另类在线,手机看片aⅴ永久免费,欧美牲交aⅴ俄罗斯